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立春写真

自媒体www.zhantu8.com 运营

近日翻看日历,发现已到立春,果然冬天来了,春天也不会太远。不禁想到宋代文人白玉蟾的《立春》一诗:“东风吹散梅梢雪,一夜挽回天下春。从此阳春应有脚,百花富贵草精神。” 古人笔下节气的变换似乎总是有迹可寻,而现代人内心与自然的关系不那么近了,对节气的转变越来越不敏感,仔细想来确实错失了很多趣味。 [原文来自:www.zhantu8.com]

[原文来自:www.zhantu8.com]

虽然到立春时真正意义上的春天还没有到来,但已能从种种细节嗅出春天的气息,感受春天的萌动了。唐代诗人罗隐在《京中正月七日立春》一诗中写出了春的细节:


一二三四五六七,

万木生芽是今日。

远天归雁拂云飞,

近水游鱼迸冰出。

《京中正月七日立春》 唐 罗隐


这首诗开头一句写得俗而有味,诗人好像是在一天天数着日子,从初一数到初七,终于数到了立春这一日。这日万木生芽,诗人感受到了生命的涌动。他抬头望向远空,看到大雁飞还,身影掠过云边;他低头俯瞰河水,见到春风解冻,游鱼破冰而出。正是这些司空见惯的细节,预示着春的脚步愈来愈近。这首诗的后两句挺有意思,这两句借用了通体回文的手法,从最后一个字往前读,亦可成句,且能对仗:出冰迸鱼游水近,飞云拂雁归天远。这种文字游戏,细细品来,倒别具韵味。

当然,比起诗中文辞的趣味,时节变换本身就给人提供了很多乐趣,历代诗人也会通过诗词给立春时节来个“写真留影”。宋代诗人晁冲之有《立春》一首,真实再现了立春时节民间的种种习俗,透着质朴的乐趣:



巧胜金花真乐事,

堆盘细菜亦宜人。

自惭白发嘲吾老,

不上谯门看打春。

《立春》 宋 晁冲之


首句“巧胜金花真乐事”呈现了唐宋时民间喜迎立春风俗。“巧胜金花”既彩胜彩花,唐宋时期每逢立春日,人们便用彩色的绢或者纸剪成花朵、旗子、蝴蝶、人等样式,或插在鬓发上或挂在花树上用以迎春,称为“彩胜”或春幡。第二句“堆盘细菜亦宜人”说的是人们在立春日用韭黄、果品等当令食品堆满食盘,称为“春盘”,大家或自食春盘或馈赠亲友,春天的生命力就在相互递送之间传递开来。后两句“自惭白发嘲吾老,不上谯门看打春”则写出了民间打春的风俗。古时立春日要鞭打春牛,杨万里在《观小儿戏打春牛》一诗中就有“小儿著鞭鞭土牛,学翁打春先打头。”的诗句。打春牛并非真的鞭打耕牛,而是以土塑牛形,以鞭打之,喻意打除春牛的懒惰习气,打出丰收的年景。

晁冲之这首诗,句句写实,字字质朴,但字里行间却充盈着满满的喜悦,流淌着蓬勃的生命力。立春时节涌动的生命力的确能给人以希望,让人充满活力。难怪苏轼在病中也要在立春时节举办一场酒会,邀请好友与僚属谈笑一番,解闷散忧:


孤灯照影夜漫漫,拈得花枝不忍看。

白发敧簪羞彩胜,黄耆煮粥荐春盘。

东方烹狗阳初动,南陌争牛卧作团。

老子从来兴不浅,向隅谁有满堂欢。


《立春日病中邀安国仍请率禹功同来仆虽不能饮当请成伯主会某当杖策倚几于其间观诸公醉笑以拨滞闷也二首(其一)》 

宋 苏轼



这组诗题目很长,如同诗前的小引一般。由题目中可知那年立春日苏轼正在病中,但他兴致很高,邀请友人与僚属来了一场春天的聚会。他自己虽不能饮酒,也委托了副手赵成伯替自己主会,他自己则拄着手杖,倚着几案,兴致盎然地看大家欢饮谈笑。


诗的首联与颔联“孤灯照影夜漫漫,拈得花枝不忍看。白发敧簪羞彩胜,黄耆煮粥荐春盘。”是苏轼的自况。这首诗作于苏轼任密州太守之时,当时他才39岁,但两鬓已添华发。“花枝”与“彩胜”都是指春幡,他略带戏谑地说自己手中拈着春幡,头上斜插着彩胜,也和立春来了个亲密接触。因当时正值病中,他便食用黄芪粥来食疗。总之身体虽有病痛,心中却仍然不减生机。


颈联与尾联“东方烹狗阳初动,南陌争牛卧作团。老子从来兴不浅,向隅谁有满堂欢。”先写立春鞭打春牛等习俗,后冲口说道“老子从来兴不浅”之句。我们仿佛能看到老苏拍拍胸脯,豪放洒脱地跟自己的僚属说,老夫虽然病了,但是爱玩儿之心不减,迎春的兴致不减,各位吃好喝好,务必尽兴啊!真不知是立春的喜气感染了苏轼,还是苏轼内心的活力给立春添了喜气。


现代人早已无需通过观察花开花落、燕去燕来辨别节气的变化,四季轮回、时光流逝很难带给人期待和喜悦,幸而有这些古诗词,让我们还能一窥时节变换的美妙之处,体会古老年代时序变换带给人的希望和乐趣。又或者,希望与乐趣恰恰是来自人本身而非那些诗词。


作者:麦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