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稿 评论 顶部
 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哈佛教授称“慰安妇是自愿卖淫”引争议 韩国外交部回应

自媒体www.zhantu8.com vlog

原标题:哈佛教授称“慰安妇是自愿卖淫”引争议,韩国外交部:政府现阶段不宜发表具体立场

【文/观察者网郭肖】“慰安妇是自愿卖淫”,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马克·拉姆塞耶(J.MarkRamseyer)如此言论在韩国民间引发强烈不满,据韩联社18日报道,当日,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崔泳杉回应此事称,对于民间学者的个人学术研究结果,政府现阶段不宜发表具体立场。

500

图说:拉姆塞耶,图自韩联社

目前这篇文章还没有公开发布,但根据摘要,在这篇题为《太平洋战争中的性交易》一文中,拉姆塞耶似乎将韩国“慰安妇”这一历史问题简化成一个经济问题,认为她们其实是被公开招募的,“韩、日两国的长期政治争端,掩盖了战时妓院‘慰安妇’问题中的合同问题,她们是为了自己的经济利益自愿进行交易的。”

文章摘要部分写道:

“‘慰安妇’群体意识到妓院老板有可能会给她们画饼,夸大未来的收入,而妓院老板则意识到这些女性有可能会逃避工作。在这种矛盾之下,‘慰安妇’们向老板提出了自己的需求:提前预支一到两年的工资,妓院老板为了鼓励她们努力“工作”,同意如果收益足够好,她们还可以提前离开。”

500

另据哈佛大学校报Harvard Crimson报道,该文章还声称,强迫妇女在“慰安所”工作其实并不是日本政府及其军队所为,而是一些妓院老板和招募者的行为。

该文章将于3月份发表在《国际法经济评论》上。

另外,1月23日,韩国法院判定,韩籍日军“慰安妇”受害者对日索赔胜诉的第一审判决生效。

当时,拉姆塞耶就曾写过一篇《还原“慰安妇”的真相》,里面针对性地说了“韩国慰安妇”问题,他认为,“向生活艰难的妇女表示同情是可以的,付钱给盟友来维持关系也是可以的,但是,‘慰安妇’是被奴役的这一说法在历史上是完全错误的,日本军队从来没有强迫韩国妇女在妓院工作。”

文章也提及了前文其主要观点“合同问题”称,“早在日军开始建立慰安所之前,韩国妇女就开始在亚洲各地独立进行性交易。”

500

拉姆塞耶在日本长大,于2018年获得了日本的“旭日勋章”,一般来讲,该勋章主要授予有显著功绩、在宣扬日本文化方面做出成就的人。

哈佛大学官方介绍显示,拉姆塞耶是哈佛“日本法律研究的三菱教授”。

因此,首尔世宗大学政治学教授Yuji Hosaka在采访中暗示,拉姆塞耶的文章可能受到了三菱集团的资助。

500

拉姆塞耶在随后的采访中否认了该说法,他称,自己并没有从三菱获得过任何资金,教授职位前有“三菱”可能只是因为上世纪70年代三菱曾经向该校捐赠过150万美元。他也承认,自己有朋友在为日本政府工作。

该说法并未服众。哈佛大学韩国史教授埃克特(Carter J. Eckert)批评其言论无论是在历史、经验还是道德上都存在巨大缺陷;纽约市立大学皇后学院社会学教授Pyong Gap Min直言,拉姆塞耶的文章完全是基于日本的“新国家主义”。

哈佛大学校报也撰文指出,拉姆塞耶作为国际知名大学的知名教授,却如此粉饰历史,等同于在压制受害者,而韩国如今“慰安妇”受害者在世者不到20人,“很快,讲述和传递历史真相将变得更加困难”。

拉姆塞耶的相关言论在韩国民间也引发批评,16日,美国东北部韩人会联合会在全球最大请愿网站“Change.org”上发文,强烈谴责拉姆塞耶,敦促其立即撤回论文并真诚道歉。

联合会表示,日军慰安妇问题是女性在残酷的战争背景下遭到性暴力,其人权遭受蹂躏的问题,是决不能被歪曲和否认的历史真相。

目前,拉姆塞耶和哈佛法学院均未对此作出更多回应。

据韩联社报道,昨日(18日),韩国抗日独立运动家安昌浩的外孙菲利普·安·科迪(Philip Ahn Cuudy)接受采访时表示,已经致信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科(Lawrence Bacow)表示,“考虑到日本帝国主义在强占韩半岛的时期对我们家族和韩国犯下的罪行,决定停止关于向哈佛捐赠遗物的一切讨论。”此前科迪一直在与哈佛讨论其捐赠父母留下的史料事宜。

500

图说:菲利普·安·科迪,图自韩国联合新闻

当日,韩国外交部发言人崔泳杉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此事称,对于民间学者的个人学术研究结果,政府现阶段不宜发表具体立场。

崔泳杉说,韩国政府日后将继续努力提高国际社会对相关问题的认知,并加强有关追悼受害人的教育和国内外研究力量。